萧梧子

国家一级注册老司机,江湖人称龟哥。热爱刀奈何只懂傻白甜。
杂食,混沌邪恶,沉迷小车车。

【伞修】永遇乐·春

*风华正茂意气相投的两个少年双向暗恋腻腻歪歪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小甜饼(必须he)中长篇ooc私设古风逗比pr少量楚苏
*诸君,看文愉快

十年前。
春日的江南总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梨花伴雨似的含羞带怯。柳枝将舒未展,桃花欲开未开;莺啼翠柳,雀踏新枝。烟雨氤氲,孕育了醉人的江南、多情的男女。
雨后,山色新绿若染。
“沐橙,”苏沐秋背着满脸血污的少年,忍不住向一旁的妹妹抱怨,“你哥我都扣着铜板过日子了,你倒好,还给我找了个拖油瓶。”
苏沐橙有些不好意思,双手交叠着摩擦双指,撒娇道:“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说不定他是话本里知恩图报的贵公子,你救了他,他自然处处助你……”
“想什么呢,小丫头,”苏沐秋撇嘴,“话本里的能信吗?再说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贵公子,可别是朝廷要犯——再者,你哥我顶天立地无所不能,怎么会需要这么个弱鸡相助?”
苏沐橙干笑着装傻。
“哥可不想做悬壶济世的名医,你想想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嗖嗖嗖——多帅啊!”
“哥,‘十步杀一人’是侠客干的事,你不是要做将军吗?”苏沐橙哭笑不得。
“差不多,差不多。”苏沐秋翻了个白眼。
语罢,他调整了一个较为舒适的位置,丝毫不顾忌背上少年被搁得蹙起的眉,健步如飞地下山去。
山下简陋的小木屋是苏氏兄妹的住所。城郊人烟稀少,只有依稀几座房子零落四周,清净得紧。
伴着鸟鸣归家,苏沐秋毫不怜惜地将少年甩到床上,这一下刺激得少年嘴角溢出点血沫子来,不由自主地缩起了身子,“乒铃乓啷”一阵喧闹,折腾得脆弱的床“嘎吱”作响,一会儿又安静下来,显然伤的不轻。
苏沐秋瞥了少年两眼,突然后悔自己粗鲁的动作,又拉不下脸来道歉,只得搬了张凳子大马金刀地坐下,接过妹妹递来的毛巾为少年擦拭,动作好歹温柔了些,只是不怎么走心。
若是个姑娘,甭管她貌美与否,我倒能多几分耐心。苏沐秋心想。血和着泥污的痕迹随着毛巾的掠过消失不见,露出了少年俊秀的眉眼。
苏沐秋看着,愣了一下。
鬼使神差的,伸手掐了一把少年的脸。
滑滑的,软软的,还挺白。
床上的少年猛的睁开眼,警惕的神色闪过,然后就是沸腾的愠色。
苏沐秋尴尬极了,突如其来的对视仿佛有火花蹿起,灼伤了他的双耳,只一瞬,他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擦:“醒了?说吧,这救命之恩如何报?”
少年面色苍白,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他打量了苏沐秋几眼,垂下眼,然后缓缓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苏沐秋把毛巾扔进水盆,翻了个白眼:“爷辛辛苦苦把你救醒,不晓得知恩图报就罢了,还这般说话。”
少年笑了,依旧慢条斯理:“哦,救我的难道不是旁边这位漂亮的姑娘?”
“哎?”苏沐橙俏脸一红。
“这么有精神?”苏沐秋凉凉地说,“醒了就滚,我妹妹不是你可以调戏的。”
“哦。”叶修应着,还真就下床朝门外走去。
苏沐秋松下一口气,想到少了个生活负担,便步子轻快地跟在少年身后,待他抬脚跨出门去,长臂一伸就要关上门,却被后退一步的少年抵住。
苏沐秋抬眼一看,门外的少年撑着门笑:“少侠,收留哥一段时间呗。哥虽非家财万贯好歹也有绵薄积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还能文能武,来日哥熬出头了,赠你宝马香车……”
苏沐秋冷笑,抱胸站着听少年吹牛。
“你不是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吗?”
“咳,哥那时不大清醒——哎,不是哥吓唬你,哥打小就被称作白起再世——”
苏沐秋眉头一凝:“就你?!”
少年改口:“哦,记错了记错了。他们说哥是关云长再世……”
门“砰”地被关上了。
里面传来苏沐秋的怒吼:“滚!”
叶修愣住了,直到听见门里苏沐秋闷闷的声音。
“沐橙,村口王大眼儿不是给我算过命吗,我明明才是关云长再世……”
少年心下明了,摇头笑着,耸耸肩转身离去。

黄昏时分,苏沐秋劈柴,苏沐橙做饭。
门外传来扣门声,苏沐秋搂起柴火放到妹妹身旁,遥遥应了一声,起身开门。
门外是早晨的少年。
少年倚在门外:“哎,苏公子。”
苏沐秋二话不说就要关门。
少年在门口嚷着:“哎,别啊!哥是来道谢的!沐橙姑娘!沐橙姑娘在吗?”
苏沐秋停下动作,冷冷地看着他。
少年笑了笑:“不请哥进去?”
看着少年手上提着的不断扑腾的山鸡野兔,苏沐秋心下一动,口涎似落非落,心里还未纠结个够,身体便自觉地侧身让路。
“哎,这就对了,来者是客嘛,请哥吃顿饭?”
苏沐秋看着妹妹眨巴眨巴的眼神,不自在地应下。
两兄妹做饭都是一绝,一顿饭吃得少年浑身通泰,飘飘欲仙,却也没忘此行目的:“鄙人叶秋,恳请苏公子收留。”
苏沐秋放下汤碗,睨了他一眼:我这不养闲人。
“苏公子,你看,这鸡和兔,”叶修指了指桌上的菜,“可俱是哥……鄙人猎下的。”
苏沐橙崇拜的星星眼都冒出来了:“叶公子,你也懂武艺?”
叶修笑着点头:“精通。”
不要脸。苏沐秋暗自翻了个白眼,丝毫没有意识到“精通”二字,亦是自己的口头禅。
“苏公子,若是我俩合作,必然可以猎得更多野兽,生活也不必这么拮据……”叶修继续道。
一旁的苏沐橙星星眼。
“那……”苏沐秋悄咪咪地看了几眼妹妹,烦躁地揉了揉眉角,“随你。”
当屋内三人平静下来吃饭时,到有几分温馨的模样。可惜被门外突然的一声鬼叫,叫得归于虚无。
“等等,叶秋,”苏沐秋不由虎躯一震,他严肃地问,“你这鸡和兔,打哪猎的?”
叶修不紧不慢:“自然是后山……”
苏沐秋险些将鸡汤喷叶修一脸。
门外的魏琛已经叫起来了:“苏——沐——秋——你这个小兔崽子!又偷老夫养在后山的鸡!”
结局自然是赔了个爽。
闹腾了一晚上,苏沐秋和叶修共躺一床,两人身量不小,俱是手长脚长,窄小的空间里睡得分外难受,翻来覆去许久,夜半才沉沉睡去。
深夜,月光透过木窗,在呼呼大睡的两少年身上披下一匹轻纱,色如绸缎,轻柔似雪。

苏沐秋是朵奇葩。年少失怙的他,没有什么固定的工作,只凭着年少在打铁匠那学过些手艺,经营着家兵器铺。而他损人损习惯了,没客人前来遭罪,自然生意惨淡,只得平日帮富家人打打短工,空闲时就上山打猎,维持生计。
他的新伙伴生的颇为秀气,唇红齿白,虽说嘴是贱了些,教养倒不错。苏沐秋原以为他是个肆意挥霍的小公子,却不料这少年挺能吃苦。
两人私下时常切磋,尽管叶修皮肤白皙得像个姑娘,成天一副恹恹的模样,打起架来毫不含糊,气力不大,技巧性却极强。而苏沐秋,打小就混,实战经验丰富,臂力非凡,也不甘示弱。
每次切磋都非得分出个胜负来,输了的不服气,赢了的又损几句,两人这一打就没完没了,导致了他们闲来无事就滚做一堆,从山头打到山尾,一来二去,倒也有惺惺相惜之感。
意气风发、风华正茂。在家互看不顺眼,对外,却又十分默契。譬如两人联手坑魏琛。
黄昏时分,家家户户炊烟袅袅。
叶修在养鸡大户吃得满嘴流油时,敲响了门。
“老魏啊,今儿个赚了点小钱,买只鸡祭五脏庙。”叶修一脸正直。
“哟,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鸡啊老叶,”魏琛嘿嘿嘿地淫笑半晌,“老实交代,是不是给苏姑娘献殷勤去了?”
叶修不争辩,略微挑眉:“别瞎猜,带我去抓只最好的。”
魏琛背后,苏沐秋朝叶修一阵挤眉弄眼,挥了挥手中的瓷碗。
“咦?什么声音?”魏琛皱眉。
“别管了老魏,”叶修懒洋洋地看着他,“快带我去鸡圈。”
魏琛点头,领着叶修出门往后山走——没有看见苏沐秋向碗里塞大鱼大肉的模样。
“咦?老夫最大的母鸡呢?”魏琛震惊地看着鸡圈。
叶修估摸着苏沐秋事成了,脸上一脸嫌弃地对魏琛道:“谁知道呢?老魏你心真黑,全是小鸡崽,有啥好吃的,改天养大了哥再来。”
“叶秋,在吗?沐橙做好饭了!”苏沐秋擦了擦油渍渍的嘴。
“哎——”叶修应了一声,“老魏,哥走了。”
“哎哎别走啊!这里有一只大的!”
“咦,老夫的菜怎么少了这么多?”
离魏琛家远了,两人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击掌相庆,算是报了魏琛坑钱的仇。

在老母鸡的滋养下,本与叶修身高相近的苏沐秋抽条似的长,入夏后,竟然比叶修高了几块豆腐,叶修有些莫名的郁闷,却又不曾言说,否则必将遭到挚友的揶揄。
几个月过去,苏家有了点闲钱,扩建了房子,苏沐秋与叶修两人自然分房而居了。
令人心烦的梅雨过后,草木葱茏宛若滴翠,骄阳烘烤得人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来,晒得苏沐秋连和叶修打架的性质也提不起来,没有活儿可做,闲得无聊的苏沐秋就开始考虑自家妹妹的事来。
这姑娘大了些,性子也野了些,常和楚家姑娘外出游玩,或又只是在楚家的藏书阁里写诗作画。
楚家官大势大,府上来客络绎不绝。苏沐秋时刻担心着自家花容月貌的妹妹被登徒浪子勾引了去,又念想到妹妹最近那少女怀春的模样,心下一紧,便邀上叶修一探究竟。
“老叶,你说沐橙会不会……”
“有可能。”
“干不干?”
“干!”
天色尚早,楚云秀就接了苏沐橙去了楚府。苏叶两人逞着这大好时机,溜进了妹妹的闺房。
这两人做贼般的紧张兮兮,叶修放风,苏沐秋动手,先是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探头探脑地扫了一眼房间,并无异状。
于是苏沐秋放心地溜了进去,从柜子翻找起来,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沐秋,好了吗?”叶修在门口问到。
“哎!”苏沐秋小声地应了一声,语气竟然有丝莫名的紧张。
又是翻箱倒柜的声音。苏沐秋朝外唤道:“阿修,你进来一下!”
叶修“唔”地应了,闪身进了房。
“阿修,帮我读一下这封信——”苏沐秋挥了挥手中的纸张,阳光自屋外透进来,触碰到了他微红的耳畔。
叶修感到有一丝奇怪,却也未深究,进去接过书信席地而坐,念出声来。
“沐橙卿卿如晤……”
阳光在叶修身上坠下点点金光,柔和了他男性坚硬的棱角,苏沐秋愣愣地看着叶修白皙的手,想到刚刚看到的画本,耳朵腾地红了个彻底。
“……在下心悦汝已久……沐秋,你在听吗?怎么了?”叶修侧脸望着少年通红的脸。
“啊,哦,”苏沐秋无措地摆摆手,“没事,你继续。”
叶修不怀好意地瞅了苏沐秋几眼,笑得那叫一个奸诈:“怎么?听得春心萌动了?”
苏沐秋一个白眼,又带着几分羞恼。
“哎,你让哥念,该不会是不识字吧。”叶修想到了什么,笑出声来。
苏沐秋色厉内茬地瞪他几眼:“念你的。”
叶修觑他,笑着念了下去。
书信念完,苏沐橙最近春心萌动的模样便有了解释。
却说有个公子探访楚府时看上了沐橙,当即就扬言非沐橙不娶,常常作信纠缠,苏沐橙恼他却又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整日蹙眉,让苏沐秋误以为妹妹少女怀春,思念情郎。
叶修哭笑不得地和他对视一眼,打定了主意要为苏沐橙分忧解难。
“小畜生,我的妹妹岂是他可以肖想的!”苏沐秋骂骂咧咧。
书信自然要放回原处的。可苏沐秋偏不肯亲自动手,叶修又够不着柜子,就只得让苏沐秋半搂着他的腰,稳住他的身子,才能物归原处。
双手环着少年纤细而有力的腰身,感受着两人激烈的心跳,苏沐秋又是一阵脸红,不自在了好一阵,终于闷闷出声:“叶修,好了吗?这般磨蹭。”
“唔,快了。”
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像电一样蹿过苏沐秋的身体,他忍不住一抖——叶修一个没稳就向后仰去,苏沐秋手忙脚乱地去搀却又一个脚滑“砰”地坐到地上,叶修一倒正巧落在他怀里,身体相撞的疼痛逼得两人龇牙咧嘴,又是一阵兵荒马乱,震得柜子一阵颤,一本书自高层落下来正中苏沐秋天灵盖。
“这是什么?”叶修伸手摘下书,看到了封面烫金的几个大字。
“龙——阳——十——八——式。”他念道。

————————tbc————————
小长假开一篇中长小甜饼,
献给全职最爱的cp伞修
本来是七夕贺文来着的(゚⊿゚)ツ
放心吧,全篇糖,我伞修不能虐!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