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梧子

国家一级注册老司机,江湖人称龟哥。热爱刀奈何只懂傻白甜。
杂食,混沌邪恶,沉迷小车车。

【黑遍全联盟】荣耀老司机

*依旧荣耀中学pr,污,ooc严重( ・᷄д・᷅ )
*梗大都来自现实……是烦烦姓氏的颜色
*内含韩张/双花/喻黄/周江,一丢丢方王

〖1〗
有学生的地方,就有作业。
而这作业呢,一般囊括天文地理,函数几何。
有的人愿意费神去完成,有的人却不愿。
愿意的,譬如热爱学习的蓝雨班班长喻文州,不愿意的,譬如他的小男友。
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短短一天的周末,他能够肝上8小时荣耀,刷两三本男频爽文,和喻文州出去幽会……
见缝插针(?)的技术登峰造极,就连高三学子自愧不如。
当然,无独有偶。
这导致了,临近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教室里兵荒马乱的景象愈发精彩。
不少同学桌上都摆着两份作业,一份是原版,一份是“借鉴”产物。

〖2〗
“黄少天!你抄完没有啊?速度!速度!你懂吗?还有十五分钟了,我还没抄呢!”
“快了快了,再给我一分钟!”黄少天嘴不停笔也不停,嚷嚷的同时还瞅两眼门口,警惕着魏老大突然探出头来逮兔崽子。
“喻班喻班,物理可以借我抄抄吗?”
“少天那呢。”
“黄少!喻班的物理!”
“在瀚文那里!”
“少天!借一下语文,拜托啦!”
“没有,下一个!”
“少天~借我嘛,你喜欢什么,限量版r18喻黄本?我买来送你啊……”
“拜托,别问了!”黄少天将笔一抛,转身大吼:“刚交!!!”
刚交,gang交,x交……
蓝雨班安静了。
隔壁班安静了。
整个年级都安静了。
黄少天满意地回头,对上了门口探头探脑的魏琛。

〖3〗
楼梯间,温柔体贴(?)的韩老师和张助理说着话。
昏黄的灯光,激烈的心跳,搏动的血液。
被黄少天气镇山河的嚎叫,震得支离破碎。
张新杰眉头一皱:“还有11分18秒下晚自习,何人大声喧哗?”
“韩组长,您听见内容了吗?”说罢他转头含情脉脉(?)地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老脸一粉。
“好像是黄少天那小子……喊了一声‘gang交’……”
张新杰眉头一皱,眼镜片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晚自习大声喧哗也就罢了,竟然还说粗鄙之语!
两人默契地转身一同走上楼梯。
很好,蓝雨班的黄少天,是该好好治一下。

〖4〗
此时,各班学子也被这无耻之语震得虎躯一震。
“谁啊?胆子这么大!”
“是蓝雨班传出的声音,该不会是黄少天吧?”
“有可能哦,那不要命的二缺。”
“黄少天!你个小兔崽子!明天放学不要走!来老子办公室一趟!!!”
黄少天:???
兴欣班:“我就知道是黄少天那傻缺。”
轮回班:“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
隔壁微草班。
方士谦老师冷笑一声。
王杰希班长冷笑一声。
他们对视一眼,皆看到了眼中不可描述的快感。
“黄少天,啧。”方小公举微微一笑。
“没有灵性的麻瓜。”王杰希补充。
“臣附议。”“臣附议。”“臣附议。”

〖5〗
韩张两位老干部,决定整顿一下年级的风纪。为此,韩老师流尽了眼泪,张助理熬出了黑眼圈。
抓捕行动开始。
著名的节奏大师——黄少天被逮进了办公室。
黄少天:咋滴咋滴,抓老子!老子满嘴骚话还不是跟班主任学的!
嘴巴颇为刻毒,连叶修老师都不怕的孙翔同学,也进了办公室。
原因是成绩全班垫底,还垄断六个核桃。
孙翔:???
还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人。
霸图班班花,张佳乐。
原因是小小年纪思想不纯洁,对同学有非分之想。
张佳乐:呵呵。

〖6〗
办公室中。
魏老大的脸在烟云弥漫中显得分外沧桑。
“黄少天啊,”他深沉地叹气,“你说老子跟你讲了多少次了,别说话,别说话!”
“说话就算了,还在晚自习上说;晚自习说,也就罢了,声音还贼鸡儿大;大声说啥不行?还喊‘gang交’……”
黄烦烦一脸疑惑:“魏老大,‘刚交’怎么了?”
“老子抽死你丫的,还装纯情!”魏琛一把将烟头掐灭。
他语重心长:“黄少天啊,我知道你们很时尚,认为找女朋友过时了,找男朋友才刺激。老子是过来人,老子懂。交男朋友可以,但是不要进一步动作,你看你和喻文州,动不动就一起睡……哎……老子的白菜啊!”
黄少天:???男朋友???

〖7〗
混合宿舍中,抱怨声此起彼伏。
“大孙我跟你说,张助理他特别污!污到不行!一点没看出来他是这种人!太过分了!”
“怎么了?”
“昨晚自习,我在抄笔记嘛,上面记了‘短细紧’三个字,他就把我逮办公室了!旁边还有钱包韩那个煞神!黄烦和二翔也在!我不要面子啊!!!”
大孙眉头一皱,将自家宝贝乐乐哄睡了,找到了查房的张助理。
“孙哲平同学,我认为你应该教育一下张佳乐。”张新杰认真地看着他。
孙哲平:???
一旁的韩文清递过去一个本子。
正是张佳乐同学的笔记本。

〖8〗
张佳乐同学,梦想成为年级第一。笔记记得分外认真。
第一页:“……琴弦越短……琴弦越细……琴弦越紧……音调越高。”
没毛病。
第二页:“短细紧。”
没毛病。
第三页:“长粗大——张佳乐。”
孙哲平:!!!
后一页:“短细紧——孙哲平。”
孙哲平:!!!!!!
孙哲平气沉丹田,目光坚定:“韩老师,张老师,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他的,这两天麻烦您两了。”
“唔,不麻烦,早点睡吧,还有三分二十一秒开始扣分。”

〖9〗
孙翔同学认为,黄少天和张佳乐,根本不是老司机。
“啧,你怕是不知道我们班主任。周老师——荣耀第一神车手!”
“哦。”“哦。”“哦。”
“你们不信?!”孙翔炸毛,“我给你们模仿一下啊。”
他清清嗓子:“xing……事是一种……很……严,严肃的……问题,你们要……认、真……对待。”
包荣兴:!!!天啊!!!
黄少天:!!!卧槽!!!
张佳乐:!!!不是吧!!!
二翔嘿嘿嘿地笑:“傻了吧,你们——差远了。”
周泽楷:?!发生……了……什么?

〖10〗
周泽楷委屈,周泽楷贼委屈,周泽楷贼鸡儿委屈。
事情不是这样的。
周先生结巴,讲课很费劲,实习老师兼助理的江波涛老师,就会为他代课。
然而年纪还嫩的江老师,遭受了来自全班都恶意——交上的作业,没有一本写了名字。
江老师很努力,江老师贼努力,江老师贼鸡儿努力。
但还是没能教好轮回班。
“江……很好了。”周泽楷无措地安慰。
第二天:“姓……氏是一种……很……严,严肃的……问题,你们要……认、真……对待。”
周老师想让江助理开心一点。
然而效果并不好。淫者见淫吧。

〖11〗
林敬言沉默了半晌,老半天才说话:“其实,韩老师才是老司机。你们应该不知道……乐乐,你还记得吗?”
张佳乐同学仿佛想起了什么,虎躯一震。
“简直不要太污啊啊啊啊啊啊啊!”
韩文清,荣耀中学王牌语文教师,国家二级运动员,宠张狂魔。
跑操是荣耀中学的传统。新杰老师对霸图班群魔乱舞的队列感到不满。
于是韩老师出场了。
“你们怎么跑步的!”
新杰老师觉得这样说话太粗暴了。
韩老师改口:“跟着节奏,一二一……你们会喜欢上这种啪啪啪的节奏的。”
霸图的汉子:不用跟,我们很喜欢。

〖12〗
“那是你们淫者见淫好吗?!”孙翔同学不服气。
“哦,那再来。”
张佳乐一脸深沉:“这是韩老师给我们灌鸡汤时说的话。”
“学习,要从初一抓起。你们要时刻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状态学习。每次考试后,都不能放松,你们要知道,松了就很难再紧回来。”
松了就很难再紧回来……紧……回来……
二翔目瞪狗呆。
包子目瞪狗呆。
“傻了吧,切。”张佳乐同学不屑地笑。
“没完呢,”林敬言补充,“上《荆轲刺秦王》的时候,韩老师和我们反复强调……”
“士,是一种xing欲很强的阶层。”
二翔目瞪狗呆。
包子目瞪口呆。
孙哲平:“拜托,是‘信誉’不是‘性欲’啊。”
张佳乐:“我不听我不听,钱包韩就是污。”
孙哲平:“嗯嗯,韩老师很污。”

————————end————————
本来还有伞修方王的,肝不动了ଘ(੭ˊ꒳​ˋ)੭
情怀写文,跪求不槽。

评论(29)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