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梧子

国家一级注册老司机,江湖人称龟哥。热爱刀奈何只懂傻白甜。
杂食,混沌邪恶,沉迷小车车。

#喻黄#我日了个假天

*希望不会撞梗
*情怀写文,跪求不吐槽
*毛病喻队,严重ooc违和爆棚
*此文又名:我蓝雨扛把子无敌最心脏喻文州喝了假酒后到底日没日无敌最可爱话痨剑圣黄少天那个龟孙哦(弥天大雾)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旭日初升,天色尚早。
蓝雨俱乐部栖息在静谧的晨光中,清脆的鸟鸣和着风吹拂树叶的轻响从窗外飘来,掩盖住了蓝雨队长过于激烈的心跳。
未拉开的窗帘阻挡了阳光的探访,黑暗笼罩着简洁的卧房。喻文州坐起,抚去额上细密的汗珠,宿醉让他头昏脑涨,身上的血肉都在叫嚣着造反。
他看了一眼隐匿于黑暗中的房间,提着的心安心落地——阴暗的环境适合做一些脏心的事。
他压下粗重的喘息声,藏在被子里的手快速地运作着。释放时,他发出满足的喟叹,脸上贯有的温柔笑容在黑暗中显得颇为可怖。
“果然是梦,”喻文州温柔地笑着,“少天啊……”
他正要起身,目光却被枕上拥有着浅金色光泽的柔软发丝所吸引。
喻文州拾起发丝,沉默地看着。
我可能日了个真少天。
【惶恐.jpg】
昨天是荣耀周年纪念日,作为蓝雨好爸爸,为队里的未成年队员,挡下了好几杯酒——后来?
不胜酒力的喻队被力大无穷的剑圣扛回了蓝雨宿舍。
再后来……混乱邪恶的一晚上。
床上的少天依然改不了话痨的毛病,不过那微微发红的脸颊和湿漉漉的双眼,真可爱。
所以,我日的是一个真少天?
喻文州陷入沉思。
被日的小受,会比小攻起得还早吗?
难道爱吃白斩鸡,会被白斩鸡同化吗?
也许应该找找韩文清,请教一下健身方法。
在此之前,得先弄明白——我日的天,是真是假。
拉开窗帘,阳光滚遍房间的每个角落,显得床上愈发狼藉。
您的好友【江户川·文州】正式上线。
枕上有少天的头发,说明少天在这张床上待过,或许他还蹭了蹭枕头。
凌乱的床单如同被风暴摧残过的湖面,波浪翻腾,还有着因蹂躏而产生的褶皱。
抚摸着床单上的褶皱,喻文州低头不语。
褶皱的线条很混乱,沿着床中间呈四面放射。床中心有明显的凹陷,和喻文州的身型相符。
凹陷太深——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造成的惨案。
他重新躺回床上,测试了床的凹陷程度,得出来这么一个结论。
两个人的重量足以使床下陷成坑,且线条的痕迹混乱,没有规律可循,但其中可以看出一个不怎么明显的手印。
这些痕迹,也许是被我压在床上的少天,奋力挣扎留下的。
喻文州,可能日了个真少天。
喻队辛苦经营多年的,温柔体贴的形象。
在一个没有百花齐放、锣鼓喧天的平常的清晨,碎成了渣。
形象,不能毁。少天,不能丢。
您的好友【喻脏心】开启了暗中观察模式。
机智聪明的喻队认为,充傻装愣是个好方法。
要装得一如既往地温柔,就当无事发生。
重中之重,要让少天认为,被队长哔——没有什么大不了。
想到少天一脸纠结,不自知地露出小虎牙,烦恼得捶桌,却不好意思向队长开口的模样,喻文苏愈笑愈苏。
把自己打理得人模人样,喻文州挂着迷人的笑容出了闺房。
“队长好!”卢瀚文今天也元气满满。
喻文州回了一个(自认为)迷死人的微笑:“瀚文早呀,今天这么早。”
“嗯嗯,”卢瀚文回答,手却不停地敲击着键盘,“昨晚少天前辈指导了一下我,颇有收获。”
昨晚……昨晚!
喻文州不动声色:“昨晚?我还真不知道呢。”
“队长喝醉了,”卢瀚文说,“指导是黄少扶你回房后的事。”
“我酒量不太好。”喻文州大大方方地承认,内心却是是皮寿凶甬。
我喻文州,日了个假天。
好心的小卢同志还做了详细的补充,末了还赠予喻队温馨提示:“说来奇怪,少天前辈没有赖床,好像去找叶秋前辈pk了。”
喻文州松了一口气,幸好是梦。
蓝雨食堂,黄少天看着对面笑得温文尔雅的喻文州,不自在地挠脸。
“队长……怎么了?”
“是不是我指导小卢把他虐太狠了?还是知道了叶秋叫你手残的事……队长啊别理叶秋,他那都是垃圾话……”
喻文州温柔的目光如同巴啦啦小魔仙变身时带刺的光芒,逼得黄少天的声音一再减弱,眼神躲躲闪闪。
“没什么事,今天晚上来休息室一趟,和你讨论一下叶秋的事。”
黄少天心下一凛,叶秋,肯定是借口!
发生了什么?!
难道队长发现我把他种的“蓝雨夏天无敌最幸运树”的枝给砍了?还是知道我怂恿小家伙吃光白斩鸡的事——这可了不得!
黄少天激动地“哐啷”一声摔下椅子,喻文州忽然间手速破万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少天。
“小心点,少天,”他的目光看到了剑圣大开的领口下一大片的诱人的红痕,心下一惊,“秋葵是个好东西,不可以把它挑出来哦。”
“嗯嗯,”黄毛少年语无伦次,仿佛一枪穿云周泽楷附身,“知道了……”
喻文州带着笑意走远,可惜再暖的笑容也照亮不了他的非洲心脏。
那个红痕……该不会是叶秋干的吧。
想到这点,他的心底的索克萨尔跳起了荣耀蓝雨战队第三十八套广播体操,并使出了有力的一击——死亡之门。
“啊啊啊队长!今天的菜没有秋葵啊啊啊啊!”
窗外月半弯,窗内节能灯灯光摇曳,孤男寡男,红烛帐暖,很容易发生些什么被翻红浪的有利于促进社会大和谐的事情来。
可以说是营造了一个相当和谐美好的氛围。
“队、队长,”黄烦烦哭丧着一张脸,“我如实交代,我也就是把厨房的秋葵拿去送人了,没什么,真的!”
喻文州看着他,笑而不语。
“队长,相信我!”
“少天,你昨晚做了什么。”
昨晚……昨晚!
友情提示点亮了黄烦烦通向求生之路的灯塔。
“唔,队长,我不是故意吐槽你太重,把我胸口都压红了!”
“然后呢,少天?”
“没、没有了。”
“哦,那我们来聊聊叶秋吧。”喻文州笑眯眯。
我喻文州喝了几杯假酒,日了一个假天。
所以说这种莫名松了一口气却又很憋屈的感觉……
blablablabla……
“少天,我们在休息室将就一下,这么晚了。”“哦,好的……”迷迷糊糊的黄烦烦迷迷糊糊地回答。
于是,第二天早晨。
“啊啊啊啊啊啊啊叶秋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啊啊啊啊私闯蓝雨休息室什么的一点都不礼貌啊啊啊啊!”
“是文州叫我来的好吗!”叶修叼着烟,依在门边痞气兮兮地说,“谁想到哥一早来就被闪瞎了眼。”
“啊啊啊啊啊都是垃圾话!我和队长是纯洁的男男关系啊好吗!”
“啧,都男男关系了,还纯洁。”叶修掐灭烟头,嫌弃地看了黄烦烦一眼。

评论(6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