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梧子

国家一级注册老司机,江湖人称龟哥。热爱刀奈何只懂傻白甜。
杂食,混沌邪恶,沉迷小车车。

#狗崽#大天狗传记

*ooc避雷
*引用原传记119字
*有博雅、黑晴明相关
*清奇原剧情(?)自传向

“我就是正义的化身。”
爱宕山之主,吾乃大天狗。
同为日本三大妖怪之一,吾却不似玉藻前与人类这般亲近,芳名远传;更不与酒吞童子为伍,集结恶鬼于大江山,无恶不作,危害人间。
“手刃过无数恶鬼,还曾与同样出身高贵的人类皇族武士并肩作战过。”
大义是吾毕生所求,协助皇族惩恶扬善也不知怎么成了日常。
源博雅17岁那年,吾与他相识,相交为友,受邀协助他封印恶鬼。
那强大的恶鬼是只狐狸,眉间的痕迹红得滴出血来。即使刚产子不久,妖体虚弱,在数十位阴阳师的围攻下仍不落下风。
源博雅在远处看着,内心的战意不断沸腾,他迅速搭弓,语气兴奋:“这可是个强劲的对手。”
箭无虚发,虽未中要害,却也逼得恶鬼狼狈不堪,她狭长的双目充盈着怨毒,森森的鬼气环绕在她秀美的身躯,她咧开嘴,露出锋利的牙,一声咆哮,攻势愈发猛烈。
又是几人惨死于她的利爪之下。
孤注一掷的恶鬼分外可怕。
我漠然看着,不发一言。
还不够,还不够强。
吾只敬佩强者,那些惨死爪下的阴阳师,实力不济,怪不得别人。
“与怪物搏斗之人,必须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成为怪物。”
被妖物同化,对于信仰坚定的人,是最悲惨的事。
不可被同化,吾再三告诫自己。
完成大义是吾的毕生信仰。
但吾背叛不了自己的心意。
我渴望众人俯首称臣——“我要让所有人都臣服于我,我要给世界带去新的秩序。”
为此,我需要更多的力量!
获取力量无非那几种。夺取妖丹、吸取精血或是刻苦修炼,自然还有接受德高望重的阴阳师之教导。
吾怎能委身于他人?
那么,将你的力量交付于吾,感受吾支配飓风的力量,然后,实现大义!
羽刃暴风重创了那只漂亮的妖。
她愤怒地盯着吾,慢慢运转妖气。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却被小兽的哀鸣击个粉碎。
她倏然睁大眼,化作遮天蔽日的白狐原型转身就逃。
“嘁,不战而退,害得大爷我以为找到了对手,”源博雅收回弓箭,拍拍我的肩膀,“还是你靠谱。”
吾瞥了他一眼,张开翅膀,向恶鬼逃离的方向追去。
“啊,做什么?”
“追。”
源博雅后知后觉,跟了上来。
洞穴里,伤痕累累的狐狸用大尾巴环着自己的孩子。
小小的狐狸皮毛光滑柔亮,毛绒绒的一团分外可爱,眉间有着与母亲相同的印记——色彩却淡了不少。
看着吾与源博雅走近,她低低地咆哮出声,双眼变得凌厉。
道义显然不适用于敌我,乘人之危也不见得可耻。
“风袭。”
吾念出咒语,身受重伤的狐狸奄奄一息,她挣扎着将小崽子推到吾面前,一寸又一寸。
软趴趴的弱者。吾不屑得后退几步。
“妖丹自取,照顾我的孩子……”
通体雪白的狐狸闭上了眼。
吾取了她的妖丹,瞥了几眼变得冰凉的尸体,转身就走。
“喂,大天狗,你不管这小狐狸?”
“没必要。”
“你都答应她了,”源博雅看着吾,“说不定它长大后比这只狐狸还厉害。”
源博雅眼里仿佛倒映着夜间的星辰,吾心下一动,也好。
而后,吾就把这只小狐狸带回了爱宕山。
它从安静变得活泼好动,但还是维持着狐狸的原型,丝毫没有化形的意思。
“区区小妖,”我想,“无法和你母亲相比较。”
也许是惧怕吾,它总是趴在我脚下,瑟缩成一团,耳朵时而不自在地晃晃。
软绵绵的小狐狸,看上去很弱小,也有些可爱。
竟然觉得它可爱?吾嘲笑自己。
这么弱小的妖精……何须留意。
在吾眼里,值得注意的人,只有两种。一是对手,二是友人,且无一例外都具有强大的力量。
这世间与吾不相伯仲的对手委实太少,酒吞、茨木算其二,而前者沉溺酒色,后者心心念念大江山鬼王,其余“对手”,未曾相识。
而能陪吾解闷的友人,数年来,也只有源博雅一位。
他友遍天下,除非遇上棘手的妖魔,绝不会前来寻吾。
一只妖,就很无趣了。
吹笛,修炼,度日如年。
由此观之,“山中无甲子”这句话,也并非亘古真理。
吾心血来潮就会看看那只狐狸。
它有些惧怕吾,却又想亲近。
它很乖,也有点傻,常常笨拙地躲在竹子后面,用星辰般璀璨的双眼偷窥,却从不干扰到吾。
倒有几分可爱。
不觉间,多留意了几分。
小狐狸很倒霉。吾亲眼看到他积攒的果干被松鼠或是小鸟带走;乘着天晴去游玩,忽然遭遇倾盆大雨,淋得浑身虚软,对于这只小狐狸来说,也是常事。
那时吾以为也不曾在意,只是觉得他时运不济。后来情深入骨,几番留意,方知他命运多舛。
那是后话了。
吾与小狐狸关系的改变,是因为我的友人。
源博雅前来拜访,毫无目的,倒也让吾感到惊讶。
他对小狐狸颇为关注,也许盼望着他长成那恶鬼般强劲的对手。
这样一来,吾便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一个关心如此弱小的生灵的理由。
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他也不甘心弱小,在打听了无数歪门邪道后,意图祸害少女来增强妖力。
他踌躇满志又优柔寡断,怕吾恼怒将他逐离爱宕山。
吾自然不舍得如此,却也从未与他言明。
看着他提心吊胆的模样,吾紧抿的唇角也要溢出笑意来。
也许太寂寞。
他是倒霉透了顶,每次下山采集鲜血都会遇上术士,一身伤痕累累。
我无法为他做些什么,只得偷偷放些药膏在他窝边。
不外出的时候,他就偷偷模仿吾。
用爪子刨得形状扭曲的笛子倒也被他吹得有模有样。
是只聪颖的妖怪,多么可爱。
更加亲近以后,他喜欢缠着吾玩闹。有时窝在怀里,有时用大尾巴蹭蹭吾的脸颊。
若他能化形,该有多好。
大概和他的母亲一样,有着倾世的容颜吧。
现在回忆,也不大记得清那恶鬼的容颜,只记得是惊艳了不少术士的,比北海道的薰衣草还要明艳的美。
我的小狐狸,想必更美。
那次他又去觅食,吾听闻一位小有名气的阴阳师于附近作法,心下一紧,匆匆下山,撞上了狼狈的他。
“到底是小妖。”那时,吾叹气,将小狐狸带回屋子里,有道不明的失落。
世人把这种情感归结于,一腔热血无处抛洒。
回忆着源博雅为他妹妹打鸟儿,却被制止的模样,倒有几分相像。
吾将大吉达摩交于狐狸炼化。就下山为他置办衣物。
据说,妖的衣物与妖力息息相关。
身着的衣物越发明艳,妖力也更为强盛。
“公子,您是为谁挑选衣物呢?”
为谁?小狐狸。
“是爱人吧,这件如何……”
想着小狐狸穿着吾送的和服,笑得眉眼弯弯,一晃神就将这和服买了去。
自然出了丑。
我瞬间接受了这只公狐狸。
毕竟吾所见的妖精夫妇,大多不在意性别。
化形之后,更为亲近。
于他而言,在吾身前,要展示最为完美的一面。
一首曲,只有被他练的炉火纯青,才在吾面前吹奏。
曲毕,妖狐白皙的脸颊飞上一抹红晕,向吾微笑,眼中仿佛揉碎了星光,一派求赞扬的模样。
每每回忆起,唇角带笑。
吾的妖狐还是这般倒霉。
普通的野果也会使他病殃殃好几天。
吾将这作孽的野果酿成酒,也省的再祸害妖狐。
吾不嗜酒,正逢源氏公子来访,转手便赠给了他。
后来才知晓,吾的狐狸给他下了泻药。
近年,阴界力量猛增。
魑魅魍魉横行,妖魔鬼怪作恶。
忽然点燃了吾沉寂已久、渴望变强的心。
黑夜山巨变,吾找上了黑晴明。
源源不绝的力量在他身后沸腾,阴界裂缝在他的操纵下慢慢扩大。
吾扇动羽翼,降落在他面前。
“参上,吾乃大天狗。”
“你可是正义的化身……”高高在上的男人嘲笑道。
的确如此。“吾只是追寻力量,完成世间大义大义,并无冲突。”
“大义,你可知大义是什么……你知道你的小狐狸……”
妖狐,他怎么了?
“为何这么倒霉。”
他顿顿,阴森森地说:“他的母亲,那只恶鬼,造孽太多,有术士下了诅咒。既然恶鬼已死,自然报应到你的狐狸身上。”
他没有在骗吾。
“你可知妖,忍受了多少灾难?”
“那恶鬼与凡间男人相爱,后被背叛,封了一身妖力,卖作色子,忍受欺凌,而她男人却在外边花天酒地。”
吾冷漠地望着他。
黑晴明大笑:“来,过来。”
他复又低声劝说,仿佛在许诺。
“然后,我们去完成大义!”
大义,吾激动得颤抖。
没有人敢伤害吾的妖狐,让世界都遵循吾的秩序——“这就是我想要的,全部!”

评论

热度(26)